草莓app深夜释放自己无弹窗

未分类

也不知道一直这种姿势过了多久,陈白起保持着一个动作不变直到四肢僵硬,挺直的背脊有种麻木的酸涨之时,姬韫才停止了剧烈痛苦的挣扎。

他无力地靠在她单薄温凉的身上,散乱的墨青发丝覆于两人身上,他呼吸轻微,细细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渗出,好似每一次呼吸于他而言都是一种巨大的折磨。

陈白起微闭着眼睛,静静地调息着体内的紊乱,面庞亦苍白得无一丝血色。

待平息好内乱,她睁开一双乌瞳,将人轻轻地放下,将他的头枕在臂弯之中,他体内的“暗巫之力”已经她巫力平衡消退了,如今没有了“负面影响”,她立即将“一次性包扎带”给他用上。

“一次性包扎带”是一捆裹成圆柱型的纱布,布质较现代用的那种普通的纱线织成的更为柔软细腻,触之没有任何摩擦粗糙感,她将他的上衣扯松,露出线条优美的颈与精致的锁骨,再下面是柔白的胸膛,但又不似女子那般单薄无力,上面的肌理虽柔腻丝滑,但薄透皮肤下的肌腱却紧致结实。

白色的皮肤与红色的血色交杂涂污,有种妖冶中盛放的冰清玉洁之感,无疑这是一副深俱魅力的男性身躯,但陈白起此刻却无心颀赏,她将包扎带扯开,在他们左、右两边的血窟窿上一圈一圈地缠上布带,将他的伤口处绑好。

要说系统出品的奖励物品向来是药到病去,很快血便止住了。

但这种“一次性包扎带”虽说能够快速治愈外伤,但效果却只能达到40%,于是陈白起毫不吝啬地又将“小型生命药剂”拿出来给他喂下,如此一来,他之前重创的伤势在转眼间便泰好上大半。

见他眉宇之间化不开的褶皱终于松缓下来,呼吸也趋于平和时,陈白起这才感觉到松口气。

——

当姬韫从昏沉之中悠悠转醒之时,眼前一片恍惚模糊,他以为他再也醒不过来了,但没有想到他不仅还活着,之前身上被施加的痛楚好像也消失了……

这怎么可能?

清纯美女景点游玩愉快镜头感十足

他混沌的神智徒然清醒过来,水墨瞳仁微张,他这才发现自己是被人抱着,而且还在朝前走动。

他一转头,便看到了一张熟悉又让他心惊肉跳的脸。

她没再继续折磨他,而是抱着他在走?

这是怎么一回事?

他心跳得很快,心里仿佛被个无形的大石压住,手心发汗,脑子一片空白。

“你醒了?”

温淡而清雅的女声不似成年女子那般媚柔,而是一种掐着嫩尖的软清。

她并没有看他,语气也没有丝毫的惊讶,就像是早就料到他该醒来了。

姬韫觉得不对劲,一切都转换得太快了,他下意识摸上脸,发现脸上的面罩不见了踪影,他神色像破裂了一般,当下便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。

她……认出他来了!

一时之间,两人陷入了一种压抑而发紧的沉默。

“伤……是你治的?”

之前一直刻意该变的嘶哑声音如今已经恢复了原音色,但由于虚弱沉绵无力,亦是沙沙的琴悦声。

除了她,还能有谁?

姬韫知道自己在明知故问,可是此时此刻他根本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,他感觉到了失血过身的冷,那是一种钻心的冷意,让他再怎么努力也止不住紧绷的身躯发抖。

陈白起感觉到了,但她却刻意地忽略:“我动的手,自然该我负责。”

这句话一下便让姬韫脸色一白,就像一股凄凉的月光淹没了他的灵魂:“……你在怪我,是吗?”

陈白起闻言,停下了脚步。

微风拂动,满林盛放的梨花枝头摇晃,飘落的片片白色花瓣就像一场盛大的祭礼,四周静谧清香,翩翩的白茫一片,朦胧一片。

她问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这一句几乎诘问,让姬韫神经一惊,他睫毛掩翳于眸,哑声道:“……陈芮。”

“我是谁?”她又重声地问了一遍。

她这是在逼他。

大家好,我们公众.号每天都会发现金、点币红包,只要就可以领取。年末最后一次福利,请大家抓住机会。[]

“说!”她声音一沉。

姬韫呼吸一紧,心神彻底被击溃,他红着眼,苍白的嘴唇抿出一丝血丝的嫣红,如同泣哽道:“娇、娇娘。”

听到他喊出她曾经的闺名,陈白起缄默了一下,然后用一种很轻、很费解的声音问道:“你既然认出来了……”

她放下了他,让他靠在一棵梨树上,却没有放开他,他虽然伤势好了大半,但机能受损后的应激反应不会这么快消失,所以他根本站不稳,也站不久。

她扶着他,两人靠得很久,但同时相应传来的压迫感亦愈强。

“那你为何要骗我?”

她不让他避开,追着他的视线,让他好好地看着她。

“你知不知道,若是我再晚一步,若是我再迟钝一些没有认出你来,你或许就真的死在我的手上了?”

他呼吸急促,手攥紧衣袖,双唇颤动,避不开她那一双让他兴不起丝毫抵抗的眸子,便将眼睛闭上,但她的声音他却阻止不了。

他从来没有觉得她竟有如此强的侵略性,这是他从来没有在她身上见过的强势一面。

“死在你手上,或许是一件幸运的事。”他有些心神慌乱道。

“那我呢?我就活该倒霉地被你利用杀了你,来成你口中的幸运吗?”

她从来没有这样发怒过,她撕破了脸上的平静与淡然,目光如着火一般浓烈璀璨。

“你曾经的温柔、你的善解人意、你的睿智豁达,难不成那都是假的吗?你对我如此残忍,你觉得杀了你的我,若在最后得知了真相,我会如何?你想过吗?你在意过吗?”

她的话每一个字都能让姬韫的心瞬间揪成一团,像有人拿着刀子在割一样。

他面上的痛苦显而易见,他终于睁开了眼睛,在见到她冷漠抗拒的神色时,却是心痛得与快要死去一般。

“娇娘……白起,我错了,我不该的……我只是不知该如何做才好……”

他还受着伤啊……

陈白起见他这样慌不择言的解释道歉,心底却莫名有些酸涩,终是心软地叹了一声,不再与他说些负气诛心的话。

“你到底是谁?”

见她一下收敛起部神色,又恢复了平日的模样,好似之前那个咄咄逼人的人不是她一般,见她这样,姬韫说不清是松一口气,还是心底更难受了。

他朝她苦笑一声,那墨玉一般明亮的眸子此刻却是黯淡失神,事到如今他也不想再隐瞒了:“我是周王族后裔,我的人生从一出生便受人安排操纵着,既无法忤逆亦无法背叛,他们让我做什么我都顺从无怨……”说到这,他顿了一下,语调有了清晰可见的变化:“可唯有白起,我永远都做不到去伤害你。”

他宁可死,也做不到。

陈白起或许之前有猜测,但终于得到证实那一刻,还是怔忡了一下。

“那谢郢衣呢?他真的死了吗?”

他看向她,如今的她又换了一张脸,这一张脸远比陈娇娘的秀丽容貌要美上许多,但无论她外貌如何变化,他看到的都只是她,无关容颜美丑。

知道她有多在意关心那个叫谢郢衣的男人,他知道她既已认出他来,便更不会相信他说谢郢衣死了的话。

他沉默了一下,道:“他被人带走了。”

陈白起在他话音刚落,便接道:“谁带走了他?”

姬韫知道她的性子,只要她认定的,她便不会放弃。

“周世子。”

周世子?

倒没想到会是他带走了谢郢衣,他意欲为何?

“既是被人带走,你为何执意要说他死了?”

“你还不懂吗?他们抓走谢郢衣的目的便是为了来对付你,你可知世子他们布下了多少天罗地网等着你去钻?我想过帮你救出他,可是他在被抓的时候反抗受了伤,行走不便,我也一时无法在世子手上将人带走。”

陈白起想,如果周世子抓谢郢衣当真是为了她的话,这样一来或许他的性命能够保证暂时无忧。

“姐夫,他们将人带到了哪里?”

“白起,你不要冲动。”他颦眉紧声道。

他为何要说谢郢衣死了,就是害怕她不管不顾地去救人,既是她看重的人,他哪怕心中再多苦涩嫉妒,亦自会想办法替她救下,可他却不愿意她为任何人涉入险境。

“此事我自有分寸,虎族的事与你们有关吗?”

“是,但这件事不归我管,我来鹿原是为另一件事情。”

“何事?”

他神色肃穆沉重,却是道出了一个天大的秘密:“替北戎大军开道。”

陈白起神色遽变。

北戎?!

见她沉浸在这个消息中久久没出声,姬韫艰涩道:“白起,现在的秦国已经成为众势力眼中的肥美脂膏,你守不住的……”

她回过神,抬眼看他:“你了解我,我既已选择,便绝不会退。”

“对啊,正因为了解,所以我……”才为此感觉到彻骨的绝望啊。

他根本做不到与她成为敌对面,可他也无法放弃至亲血脉,他的痛苦矛盾,左右牵扯难受,让他无法以“姬韫”来面对她。

所以,他始终耻与不敢同她相认,他胆怯到不知该如何做才是正确的出路。

陈白起至今也明了他的想法,她道:“姐夫,不,姬韫,是我的错,我或许便不该与你相认。”

“不——不要装作不认识我。”他伤情地摇头,用力抓住她的手握紧,声音像是从肺腑中用力挤出道:“倘若我不知道是你,如果我真的做出了伤害你的事,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最后……自己会变成什么样。”

或许会疯吧,也或许……连继续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