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app污软件下载地址

未分类

曾朝节想明白了,在座各位官员当然也想明白了。

而且还料得准:朱翊镠确实没有像怼张文琦那样将曾朝节怼得哑口无言。

但他却将一个本来让人反感的问题(博戏),转到一个让人欢喜的问题(休沐)上。

不得不说,这招儿很高啊!将矛盾成功转移了。

可是,要说这两者一点儿关系都没有,好像也不是。

博戏是玩乐的事,用朱翊镠的话说就是放松休闲消磨时间,而休沐的本意也是如此。

可以说都是一个“闲”字,只不过麻将是闲中取乐罢了。

“说。”万历皇帝点头。

曾朝节道:“陛下,臣讲的是麻将败坏宫里的风气,潞王爷却转移注意力,跳到休沐上,臣以为这是两码事儿。”

“然后呢?”万历皇帝平静而淡然地问道。

“请求陛下禁绝遗弃麻将。”曾朝节铿锵有力坚持自己的主张。

“不可能。”未等万历皇帝搭话,朱翊镠便抢道。

短发美眉吴昀廷台秀美可人

开玩笑,他有心发明的娱乐神器怎能禁绝遗弃呢?

且不说以后还要为他挣钱,就说眼下,得了抑郁症的陈太后还要靠它来寻欢度日咧。

万历皇帝跟着也道:“麻将一事到此为止,不必再议。”

很霸气。

不容人质疑的口吻。

他的结论与朱翊镠一个样,只是出发点不一样。

万历皇帝想到:麻将可是他登基以来发现的最有乐趣的活动,还没过足瘾,怎能禁绝遗弃?

不过,为了给曾朝节一个台阶下,万历皇帝又补充道:“皇弟说得对,麻将无罪,取决于人而已,只要不沉迷于此,何来玩物丧志与恶习之说?此等小事不必过虑。”

这就相当于定性了。

“陛下……”曾朝节还想说。

可被万历皇帝抬手制止,不给机会。

万历皇帝转而问其他大臣:“诸位卿家,还有何异议?”

谁也不傻,都这样问了,又定性了是小事,还有什么异议?还是先看看朱翊镠是如何请求自处的然后再行定夺吧!

申时行带着规劝的口气道:“曾侍读,陛下言之有理,麻将如同马吊牌叶子戏,只要不沉迷于此,不用来豪赌,偶尔玩玩放松一下,也无伤大雅嘛。”

其时,叶子戏不仅在宫中,宫外也非常流行,不夸张,在座各位官员十有七八都玩。

所以,平时好玩叶子戏的徐学谟紧跟着申时行说道:“既然麻将类似马吊牌叶子戏,如果禁绝遗弃的话,那是不是连同其他博弈游戏都要一概禁绝遗弃呢?”

曾朝节慨然回道:“徐大人,卑职只提议在宫中禁绝遗弃。”

“王卿家,朕想听听你的意见。”万历皇帝语气中带着几分不耐烦,显然不想继续听曾朝节叨叨下去。他直接将目光对准了吏部尚书王国光。

王国光早已看清了形势。

其实形势已然明了,关于曾朝节弹劾的问题,还得不到大家伙的一致支持,无疑朱翊镠占据着绝对上风。

说心底话,以王国光的阅历,原本就不看好这次廷议。

首先,弹劾的对象有风险,是潞王朱翊镠,李太后和万历皇帝如此宠爱他,弹劾能有多大成效?

再说了,即便不看李太后和万历皇帝,朱翊镠本人好惹吗?不惹他,都想躲远点,主动招惹,那不等于是捅马蜂窝?

况且,王国光知道,这次弹劾是在张鲸的怂恿下进行的,太监本就是没资格参政议政的群体,哪怕在理,也要大打折扣。

王国光还知道,原本不会有廷议,是朱翊镠主动请求的。人家只是混,名声不好,可脑子非常聪明啊!他主动请求廷议,肯定做足了准备。

所以,王国光早就料定激不起多大浪花,也清楚弹劾的目的:不就是想加快朱翊镠离京外地就藩的步伐吗?

不明白曾朝节为何选择麻将这种不痛不痒的事儿做文章!

面对万历皇帝的问话,王国光冷静地回道:“陛下,臣只想问您与潞王爷一句,麻将游戏太后娘娘可否知悉?”

王国光有此一问,道理和出发点很简单:李太后对万历皇帝素来督促严厉,如果李太后知道麻将的事,她不管的话,那其他人大可不必多嘴。

朱翊镠如实回答:“娘亲当然知道。”

的确,他早向李太后汇报过。

王国光当即做出决定:“既然如此,臣窃以为无需禁绝遗弃麻将,此事可暂且作罢。”

此言一出,曾朝节有再多的话也只能保留心中。

这样,关于三道奏本的议题算是基本结束,就等着朱翊镠如何请求自处了。

皇极殿内沉默下来。

朱翊镠心知肚明,大家都在等他发言。

“咳咳。”

朱翊镠理了理思绪,然后咳嗽两声清清嗓子。

“好!回到刚才的问题,鉴于本王实有干预朝政之嫌,现当着皇兄和诸位大臣的面儿,作出如下决定与承诺——”

“第一,今年选妃完婚,并于完婚次日将就藩事宜提上日程。”

“第二,外地就藩后,本王将终生不领朝廷俸禄与各项补给。”

“皇弟,你胡说什么?”朱翊镠话音刚一落,万历皇帝便神情讶然地问道。

在座官员无不瞠目结舌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:终生不领朝廷俸禄与各项补给?那就藩外地吃什么喝什么?

一个个将目光投向朱翊镠。

就连冯保都没想到,目瞪口呆,还以为朱翊镠又在胡闹呢。

然而,瞧朱翊镠的神情,一本正经……显然不是说着玩的。

“皇兄,我说外地就藩后,将终生不领朝廷俸禄和各项补给。”朱翊镠又重述一遍。

“皇弟,你是疯了吗?”万历皇帝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
朱翊镠郑重其事地道:“皇兄,我是认真的,绝无半句虚言。”

“皇弟,休得胡闹!那如何成?”万历皇帝依然认为朱翊镠是在胡说八道。

“皇兄,我没胡闹,也绝非一时冲动。我已经想好了,今日当着皇兄和诸位大臣的面说出来,就是想让你们明白,我是认真的,因为这便是对我干预朝政的惩罚,请皇兄成。”

“不行。”万历皇帝断然拒绝,而且神色凝重地站起来,问道,“皇弟这个决定,娘亲可知?”

“这是我个人的决定,暂时还没有告诉娘亲。”

“那更不答应。”万历皇帝斩钉截铁。

……

跪求票票、收藏、段评、章评、书评、投资、铁粉……

Tagged